工场电商里的“螳螂”与“黄雀”

工场电商里的“螳螂”与“黄雀”

张斌栋 / 2018年12月25日

这是流传在中国制造业老板圈子里的口头禅。不过吴晓波在2016年提到过这样一段话,它是我们的基础设施……马云也好,马化腾也好,李彦宏也好,他们全部都是我们的工具提供者而已。这是流传在中国制造业老板圈子里的口头禅。不过吴晓波在2016年提到过这样一段话,它是我们的基础设施……马云也好,马化腾也好,李彦宏也好,他们全部都是我们的工具提供者而已。

  ”中小制造业这几年来的变化说明了这个问题。当互联网企业以基础设施的身份介入工场制造的时候,形成了oem、odm、c2m等不同的构造模式。对中国制造而言,阿里、网易、小米这些公司就像是工具箱,其中包括各式各样的“修理”工具,当缺数据时、缺销量时、缺品牌时都可以通过平台企业进行自我改造。一、螳螂捕蝉2016年,严选和小米有品不约而同打起了中小制造业的算盘,前者围绕家居生活、后者围绕电子消费品伸开了探求。

  比如严选采用的odm模式——由代工场商来设计、生产产品,严选再从其中挑选出适合自己的产品。这些代工场商大多是为国际大牌代工的企业,拥有自助设计能力,在缩短外贸出口环节以及品牌附加值之后,往往可以以低价销售给国内消费者。再比如小米有品采用的oem odm模式——一些小米生态链厂商,如生产插线板的青米以及生产手表、手环的华米自助设计产品,由代工场商来代工。

  odm模式一般在电子消费品品类,在非电子消费产品的品类,还是采用odm模式。

工场电商里的“螳螂”与“黄雀”

随着品类扩张,两者的风格都几近于中国的“线上版无印良品”,严选和小米有品不管是模式、品类、产品风格都高度重合。前者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生活家居品类丰富,后者竞争力则在于消费电子类产品。2017年,淘宝心选和京东京造又接连诞生,工场电商的战局从严选和小米有品悄悄起航,变成打发明确、模式明确一以及风格明确的产业。

  oem和odm模式的优缺点也很隐晦,最大的优点在于品类精简,在用户挑花眼睛的情况下可以提供相对标准、正确的产品。在今天商品过度丰富的情况下,消费者选择的边际收益将低于边际成本,减少零售购物属于理性的行为。零售商业的商品品种过多具有管束交易的作用。网易严选和小米有品正好可以消除选择迷茫,降低消费的信息和决策的成本,通过网易和小米的品牌影响力攻占用户心智,用自身在互联网行业的影响力为自家衬衣、毛巾等产品背书。

  天然,oem和odm模式也有一定的缺陷, 在供应链管理这个维度来看,“做了再卖”,会缺乏成本控制的模式,导致库存积压等问题。品类精简、自我选品决定了这是个重模式,平台天花板有限,不可能无限扩张,而且容易导致生产商品的同质化要紧。此外odm模式对代工场来说是个重模式,对互联网厂商来说却是个轻模式,它相对容易复刻,护城河并不深。

  所以你可以看到,连小米的竞争对手华为、荣耀都在涉足这类精品电商——华为就发布了智能家居品牌”华为智选“,荣耀则是在12月22日上线了一个名为“荣耀亲选”的微博,标签是电子商务。在2019年大概率出现的情况是,华为、荣耀甚至其他手机厂商为提高营收、利润,将会学习网易严选、小米有品自动做大工场电商。

Copyright © 2019 新宝5官网测速_新宝5平台-测速注册官方网址 sitemap